• <td id="cc2gc"></td>
  • 靚麗橙
    天空藍
    憂郁紫
    瑪瑙紅
    炫酷黑
    深卡色
    黎明
    收起
    下載APP
    首頁> 外匯>

    正文

    渣打銀行全球研究部主管:明年上半年或是最糟糕的時期

    2022-11-23 16:00:00來源:第一財經
    責任編輯:第一黃金網
    摘要
    2022年全球經濟和資產價格經歷動蕩,臨近年底,全球經濟何去何從成為投資者追問最多的話題。2023年

      2022年全球經濟和資產價格經歷動蕩,臨近年底,全球經濟何去何從成為投資者追問最多的話題。2023年全球經濟面臨的最大風險是什么?全球各央行何時轉向?在不確定性中,哪里存在投資機會?

      渣打銀行全球研究部主管兼首席策略師羅伯森(Eric Robertsen)在新加坡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預計2023年上半年會是最糟糕的時期,如若美聯儲于明年初停止加息,其他主要央行跟進,將為下半年的復蘇打好基礎。同時,他認為,在調高風險偏好的同時保留一定的防守將是2023年的投資正解。

      “預計2023年將有三大風險”

      第一財經:你認為此輪全球衰退會是什么樣的?

      羅伯森:我們預期2023年全球經濟將較今年顯著放緩,英國、歐盟陷入衰退,美國進入溫和衰退,亞洲部分地區增長疲弱,技術上來說,明年上半年會是全球性衰退。但不可忽略的是,也有一些地區增長勢頭良好,例如東盟經濟前景向好,印度經濟增速雖有放緩但仍然可觀,石油收入增加將提振沙特阿拉伯還有阿聯酋經濟。

      有別于往年的歷次衰退,此次下行周期伴隨著通脹高企,多數市場參與者對滯脹非常陌生,且發達國家經濟發展失衡。我們預期2023年上半年會是最糟糕的時期,如果美聯儲于明年初停止加息,全球其他央行跟進,將為下半年的復蘇打好基礎。

      第一財經:那么,2023年全球經濟面臨的最大風險是什么?

      羅伯森我們認為明年將有三大風險,包括經濟增長、能源走勢以及央行決策。第一,衰退程度遠超預期,通脹重蹈上世紀70年代覆轍,由周期性問題演變成結構性問題,央行被迫將加息貫穿2023年全年,經濟和金融層面均見不到緩解;第二,能源價格反彈,盡管過去數月全球能源價格有所回落,但受制于地緣政治或供應鏈瓶頸,能源總有重返高位的可能;第三,美聯儲何時轉向,美聯儲是全球央行的領頭羊和重要基準,當前處于全球加息潮,全球緊縮何時止步對復蘇具有決定性作用。

      第一財經:為何美聯儲等全球主要央行激進加息對于通脹和就業市場的收效甚微?

      羅伯森:即便采取非常激進的加息措施,針對需求沖擊還是供應沖擊,貨幣政策的效果大不相同。在歐洲,通脹居高不下的主因是供應鏈沖擊,而在美國,通脹更多地是由需求沖擊造成的,貨幣寬松和財政刺激引發需求過剩。我們認為,鑒于美國正在經歷需求型通脹,貨幣政策應當能夠奏效,但正如你所言,等待時間比大家預期的更長。

      我們預計,美聯儲將于12月加息50個基點,明年初再加息25個基點后就會停止加息,利率終端將低于5%,失業率將于明年一季度末二季度初升至4.2%~4.3%,屆時就業市場降溫應該能夠抑制消費支出、緩解通脹。

      第一財經:年初時,投資者以為此輪危機更像是上世紀90年代末的亞洲金融風暴,不曾想過會是全球性的,且歐洲尤為受創。

      羅伯森:過去近20年,宏觀經濟學當中有一種假設,認為貨幣貶值有利經濟增長,因其能夠提升出口競爭力,這一理論框架的前提是經濟處于低通脹環境,現在顯然不是這一情形。對許多能源和食品進口國來說,貨幣貶值加劇通脹問題,我們稱之為輸入性通脹。例如不少亞洲經濟體貨幣今年對美元貶值10%,疊加能源價格較幾年前上漲兩三成,給經濟帶來巨大壓力。此外,一些國家及企業積累大量美元債務,美元走強、本幣貶值令債務成本飆升。

      第一財經:近期美元指數稍為回落,你對明年美元趨勢的預判是?

      羅伯森:美聯儲停止加息或大幅削減加息幅度將令美元走弱,過去數周我們已經見到跡象,不過現在很難斷言這一趨勢會否持續。有趣的是,一旦市場預感美聯儲可能停止緊縮,美元應聲下跌,呈現很強相關性。我預期,2023年一季度美聯儲加息路徑將非常明確,屆時十國集團和新興市場貨幣將得到有力支持。目前,歐元、澳元、英鎊還有日元等主要貨幣被低估5%~8%,可以想象某一情境下,歐元對美元回到1.05~1.08水平,美元對日元重回135水平。

      “2023年新興市場或強勁反彈”

      第一財經:盡管紛擾和不確定性時期變長,你認為市場哪里存在機會?

      羅伯森:如果金融市場明年如期反彈,哪類資產將會跑贏?我們發現,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后,即2009年3月之后的6個月,那些此前兩年表現墊底的資產反而逆襲成為領跑者。同理,今年遭遇重創的資產有望在2023年迎來復蘇,包括新興市場的股債以及該地區貶值幅度較大的貨幣。如果美聯儲停止加息,美元見頂回落,新興市場將實現強勁反彈。

      過去十年,比較標普500指數和新興市場股票指數后不難發現,前者平均年回報率高達11%,這還未有計入股息,同期,新興市場股票表現慘淡,這就意味著后者估值便宜,問題是什么因素能夠促使投資者買入新興市場?催化劑之一是美元走弱,投資者持有美元資產的意愿下降,轉而在新興市場找尋機會,以期獲取更高回報。

      第一財經:有關美股前景,怎么理解你所謂的還未見到預示市場底部到來的風險釋放事件?

      羅伯森:通常當市場大幅下挫,你會看到散戶和機構被強制去風險、去杠桿,造成波動加劇,投資者不計成本平倉離場。出乎意料的是,縱觀今年所有的利空消息,無論關乎宏觀經濟還是金融市場,無一引發類似的風險釋放事件。甚至可以說,這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經歷的最有序或最受控的金融市場拋售之一,也許今明兩年的行情就是如此,我愿稱之為良性拋售、資產減值。不過歷史也告訴我們,隨著貨幣緊縮、地緣沖突加劇、滯脹到來還有食品能源危機,經濟和金融系統遲早會崩潰。

      “加大風險偏好的同時保留一定的防守”

      第一財經:為何以往廣受追捧的60/40股債投資組合策略今年不再奏效?

      羅伯森:60/40股債投資組合隱含的假設是股票和債券回報呈負相關,即股票下跌時債券收益往往上漲,以此對沖風險、保護投資組合,然而,在2022年這種負相關性被顛覆了,股市和債市同步下跌。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通脹飆升迫使包括美聯儲在內的全球央行激進加息,令固收市場承壓,因此較為保守的60/40投資組合今年成為最糟糕策略之一。

      假設明年通脹回落,各國央行減碼甚至停止加息,那么股債負相關性有望回歸,投資者青睞固定收益產品來保護投資組合,不過目前還言之過早,一切取決于通脹前景以及央行動作。

      第一財經:那么2023年應該采取何種策略?

      羅伯森: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全球經濟、資本市場以及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從未如此之高。即便明年金融市場實現反彈,我仍會建議在投資組合中保留相當比例的現金持倉,允許你在市場波動創造出機會的時候加倉,增持具有吸引力的資產。我認為,在加大風險偏好的同時保留一定的防守,將是2023年的投資正解。

    更多資訊可關注第一黃金網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第一黃金網APP
    31 收藏


      相關閱讀

      導航

      本站鄭重聲明:第一黃金網中的操作建議僅代表第三方觀點與本平臺無關,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據此交易,風險自擔。

      ICP備案:晉ICP備2020008528號-2
      欧美午夜一区二区福利视频
    • <td id="cc2gc"></td>